浅水清

人心如水,水深则浑,心大则浊。

往事记(一)【大漠苍鹰x天迹,主】

蝶梦千秋雪:

玉逍遥已经在这儿跪了一个时辰了,现在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要僵了,可偏他还一动不敢动,往日了胆大包天,这时候也只得战战兢兢的听着师尊的训诫。
天迹易位的大典,他敢搞砸了,他师尊能剥离他一身的皮做人皮褥子。
可,真无聊啊,他师尊长篇大论没完没了,简直比往日讲经还要可怕,他已经被念的昏昏沉沉了,即使之前跟自己反复强调,这时也忍不住走了神儿,眼角余光四处乱撇,时而看看那个浑身金灿灿的跟小春卷一样的人觉非常君,时而又看看身边那个一身黑纱裹着带着面具的好看的估计不是小妹妹而是小弟弟的地冥,地冥穿的难以言喻了点儿,但长的真好看,别问他带着面具怎么看出来好看,光露出那个下巴壳儿,一眼望过去都觉得是天仙儿,就是有点眼熟,地冥腼腼腆腆的站在那里,不知怎么就让他想起早逝的小妹,心中立刻便感觉疼痛,只得马上收敛心神,不敢乱想。
可他这人天生心思活络,不一会又忍不住了,大概是饿了。
其实,照他这般修为,辟谷多年,不吃不喝也不会饥饿,可他就这点儿爱好啊,从小到大就爱吃点儿好的,叉烧包什么的在他眼里尤为可爱,他师尊都管不了他,因此一时不吃,只要想起来,就觉得饿。
为了这个大典,要斋戒沐浴三日,回想起来都觉得痛不欲生了。
可他一丝一毫都不敢表露出了,哪怕这烦恼在他脑子里滚了又滚。
他亲妹死了,被寄以厚望的师弟郁结于心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一门真的是死的死散的散,只剩下他和他师尊大眼瞪小眼。
这般惨烈的结果,先天格高的如他师尊都接受不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后来大概是看着他碍眼,他师尊挥挥手让他退下,他灰溜溜的回了自己房里。躺不下,睡不着,在自己屋里来回溜达了几圈,也不知是福至心灵还是脑子有病,大半夜又打了水,先到小师妹房里收拾了一圈,又跑到师弟房里扫扫擦擦。
他师弟被寄予厚望,从小刻苦努力,各类卷轴经典堆了三个架子,他一边扫去上面的灰一边骂,先骂他师尊吝啬,这么大的云海仙门也不肯再雇几个仆童,连个打扫的人都没有,又骂他师弟不懂事,都不想想这么多年没回来了,一屋子灰都留给他这个大师兄来扫,最后骂,最后骂什么想不出来,便又把师弟拎出来再骂一轮,骂两轮,骂三轮,骂的到后来,一时说不上话,只觉得一股邪火从心底烧起来,烧的连人都站不住了,蹲在地上,死死的盯着眼前一亩三分地,眼睛红的,却一滴泪水都掉不下来。
这样的日子简直没法过了,这么多的灰还让不让人活啦,怎么住人啊,难不成都让我一个人扫,我一个人扫的过来吗,啊,脾气好就这么欺负我吗,我脾气很好吗。
简直生无可恋。
索性天无绝人之路,总算还是见面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某天让他捡了只鹰,不对,捡了个人。
想起来阿鹰兄,总算觉得灰暗的人生里又有了点儿光明。
阿鹰兄,你是光你是电,只有你会踏着七彩祥云给我买叉烧包吃!
师妹死了,师弟丢了,叉烧包也吃不到的日子简直没发过了。
你更年期提前了吗。对于他这种暴躁,大漠苍鹰简直理解不能。
那个温温柔柔把人救起来又裹伤,又熬药的恩公难道是幻觉吗,谁告诉我眼前这个上窜下跳要吃包子的小道士是从哪来的。
玉逍遥晃了晃,直直往后躺倒,啪叽一声砸在躺在床上的大漠苍鹰身上。
同归于尽吧。
大漠苍鹰脑袋里被这四个字无限循环。
大漠苍鹰把身上的祸害和被子一起团成一团,堆到床里边儿去。
你到底什么时候让我进入天宙之间。大漠苍鹰垂眼看着装死的人。
玉逍遥从被子里伸出脑袋来,等我继任天迹。
这样说着,又想起这个糟心事,一时间眼看着只剩出气儿看不见进气儿了。
戏真多。大漠苍鹰特别嫌弃的看着他。
说起这事,真的特别特别糟心。
玄尊把这件事正式通知他的时候,他简直不可置信。
师尊你糊涂了吧,我师弟他是丢了,他不是死了。
他师尊不动如山,意思是反正已经昭告天下了,人觉地冥顺便都有通知到,我要退休了,新的冤大头在这都来认认脸,顺便,路费食宿费自理。
扣死你啦,玉逍遥跳着脚跟他师尊怼,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和我商量吗。
现在通知你了,反正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你自己看着办,家底就剩这么多了,你自己也长进点儿,反正我都要退休了,别人笑话丢的也是你自己的脸,我把被子一蒙睡大觉去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玉逍遥已经快让他师尊气晕了。
他第一反应就是抄着剑冲下仙脚,说什么也要把他那个拍拍屁股走人的不负责任师弟给抓回来。小孩子家家哪来那么大脾气,说走就走,快快快,滚回来,自己的摊子自己接休想我管你的闲事!
他师尊一脸冷漠的看着他发癫,你要能找回来算你本事。
天大地大,鬼才知道他师弟去了哪,反正他是找不到。不,他根本没去找,他一下仙脚,就让人砸晕了好吗。
醒来自己和这位仁兄都鲜血淋淋的,吓得玉逍遥在自己浑身上下左拍拍又摸摸,好险好险,血不是自己的。
血不是自己,是谁的……
等等,兄台你醒醒,好歹说一句不是我把你打下来的,你等等,咱们写个状子,印个手印儿,省的你家里人说我打的你!
大漠苍鹰是为了天宙之间而来,他失了一段过往,便总想着将它找回来,大江南北被他寻遍,有人指点他天宙之间有他想寻之因缘,云汉仙阁高置山巅,天宙之间飘渺不定,他化作苍鹰盘旋多日寻之不得,大约也是孽缘天定,他于这一天力竭坠落,砸到了后半生的孽障。
玉逍遥跟他说,你不要白费力气,天宙之间唯有六霞冲霄三光齐现方可开启,就连我师尊都帮不了你。
大概小道士心软,看不得他沮丧,小道士跟他说,你帮我做件事,我便有法儿可以让你进入天宙之间。
于是,仙脚有了苍鹰宅急送,快速可靠,包您满意。
不管大漠苍鹰怎么想,也算是玉逍遥最后日子里难得的慰藉。
不过还有想什么,不准想,都已经在床上滚一滚了,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退散,叉烧包是天道,香肠是王道!


钦承天道,镇四境,守乾坤之序,继天立极,赐汝名,神毓逍遥。
他言道,神毓逍遥,领受,俯首拜下,霎时瑞雨降,奇花绽,麒麟游,凤凰集,三光齐,六霞现,一十二种瑞象齐现,神毓逍遥继任天迹。


仙脚下,大漠苍鹰抄手等着,直到瑞象褪去,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有人缓步而来。
他抬头,便见那人着仙衣,戴玉冠,持了拂尘,一派仙风道骨。
喏,你要的东西。大漠苍鹰伸手,讲揣了一天的布包递了过去,那里面是前一天晚上玉逍遥耳提面命要他准备的叉烧包。
神毓逍遥看着那包包子,罕见的竟有丝犹豫。
良久,低声道,师尊赐下名讳,神毓逍遥。
大漠苍鹰看着他这副踌躇的模样,哦,冠了神姓了,好神气。
又道,行也逍遥,作也逍遥,哈!笑声颇冷,竟是把那包包子掷下便走。
神毓逍遥低头看着,良久,也不知想到什么,竟也笑出来声,声愈大,身形愈不稳,人跌坐在地上,又抓起那包包子,打开随手拿起一个便往嘴里塞一边塞,一边又对去而复返的大漠苍鹰道,这包子冷了。
而后许多岁月,大漠苍鹰拎着各地风味往返于云海仙阁与凡世时,总后悔的恨不得一巴掌抽飞当初多管闲事的自己。

评论

热度(17)

  1. 浅水清蝶梦千秋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