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水清

人心如水,水深则浑,心大则浊。

往事记(二)【神毓逍遥,君奉天,大漠苍鹰】

蝶梦千秋雪:

神毓逍遥再见到他师弟,是在他师尊葬礼上。神毓逍遥正给他师尊守灵呢,他师弟在深夜里飘飘荡荡的就这么来了。
神毓逍遥第一个反应是,哪里来的妖孽敢到仙门捣乱,第二个反应是,咦咦咦,这个妖孽长的有点眼熟,第三个反应是,哎呦我去,丢了的师弟他自己回来了。
神毓逍遥猛地窜出去,好像老鹰抓小鸡儿似的一把把他师弟搂在怀里,一时只觉得抱了一把骨头,心疼加愤怒,玉逍遥在心里哭的稀里哗啦,神毓逍遥没哭,但他抱着他师弟干嚎。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
干嚎还不行,还带波浪线,饶是他师弟心如死灰也被雷的又冒了点火星。
我来给师尊上香。君奉天一把把他师兄推搡到一旁,一边又迈着他那个飘飘荡荡步伐,往他师尊灵前走。
大概最近考试比较多,熬夜看书看到眼花,君奉天走路看不清脚下,啪叽一声,吓得神毓逍遥赶紧转身,就看见他师弟趴在神毓逍遥刚跪的蒲团上,给他师尊来了个重重的五体投地。
这怎么说的呢,师尊他老人家仙去也不曾怪你,只遗憾未能再见爱徒一面,纵使你磕死在他老人家灵前,到了仙山,他也只骂你不思进取,顽固不化,然后一脚将你踹回来,你何苦来哉呢。
你闭嘴。
君奉天额角磕破了皮,正疼的眼冒金星,此时被他絮絮叨叨,只觉得脑仁一跳一跳的疼,往日里嚣张跋扈的脾气又冒了点头,忍不住厌烦他。
神毓逍遥才不知道呢,他师尊冷不丁的仙去,一身浩然之气四下溃散入了一脉相承的两个徒弟体内,神毓逍遥一头栽进了仙池里,他师弟正奋笔疾书的补考呢,冷不丁祥瑞之气扑面而来,好似一口大钟把他砸在里面,当即咣当一声一头砸翻了砚台,而后君奉天掀了书案,直接跑回了仙门,不用想了,补考必然要挂,堪称生不如死。
他师兄拉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哦他坐在蒲团上,他师兄坐在地上,又找了药膏给他擦额角。
他师兄一边擦,一边还改不了他那老母鸡一样的性格,絮絮叨叨的,你这是……进了儒门了?
他师兄拉着他那一身儒者装扮左瞅瞅右看看,只觉得好看,我师弟穿什么都好看。
他师弟默不作声的,本来就瘦的小脸这时又小了一圈。
哎呦,你是不是不好好吃饭,他心疼的掐着他师弟的脸,掐都掐不起来了呢!更是让人悲愤。
君奉天一巴掌拍开他师兄的手,此时此刻,他只想倒头就睡,天知道他多久没好好睡个觉了。知道什么是儒门吗啊!君奉天在仙门三个柜子的书根本不够看!他一入儒门就陷入试卷的汪洋,三天一大考,两一小考,考试考试考试,人生的乐趣就是把能考的事都考一遍,呸,变态。
那要考不过怎么办。他师兄忧心忡忡。
补考。君奉天满嘴苦涩。因为补考,所以他要考的试比其他人多一倍。
日后,优等生玉离经有幸阅览他亚父初入儒门的丰功伟绩,他满怀憧憬的翻开,只看到考试,补考,考试,补考,考试……玉离经是何心情,便不得而知。
然而他亚父此刻仍陷入补考的苦海,不得解脱。
要不,你回来吧。他师兄把这句话再嘴里嚼了嚼,又咽了。
他师弟什么德行,他最清楚了。不撞南墙不回头?错了,撞了南墙他都不回头,认定了,说什么都白搭。
可他见不得他师弟这样行尸走肉的模样。
师父怎么死的。
感天之大道,羽化登仙。
他师弟冷冷瞧着他。
不过片刻功夫,举手投降。
不知道。
这是血暗之气。是地冥鬼谛?
没证据。
他师弟扭头便走。
他看着心惊胆战,只觉得他师弟一瞬间满身锐气,如绝世之宝剑,可劈山烈士,虽一往直前,但终归过钢易折。
奉天,他喊到。
前面的人不曾回头。
站住,他忍不住怒喝!神谕应声而出,铿锵交接,金铁之声不断,几个交接,最后一声,犹若裂帛。
两人各自站定,神谕指在君奉天眉间,剑尖被斩断的邪气缓缓消散。一丝鲜红自君奉天眉间滑落。
君奉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戾气自眉间散去,只剩满目苍凉。
我与你立下千载剑约,神毓逍遥一字一句道。若不曾胜我,不得插手玄黄三乘之事。
君奉天冷冷看着他,而后扭身离去。
#######################################
大漠苍鹰回来的时候,神毓逍遥正蹲在地上用给他师尊烧的黄纸擦着什么。
大漠苍鹰仔细瞧了瞧,看见一片鲜红。
又不动声色的在神毓逍遥身上扫了一圈,见是衣衫齐整,气息均匀,只神色黯淡了些。
这才靠在门边挑着眉问他,出了什么事。
神毓逍遥委委屈屈把手里的纸扔到火盆里。而后一头撞进大漠苍鹰怀里,要死啦,我把我师弟给打啦啊啊啊啊啊!
大漠苍鹰被他撞的五脏六腑险些易位,忍不住心里骂他,神经病,又不是你师弟把你揍了!

评论

热度(17)

  1. 浅水清蝶梦千秋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