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水清

人心如水,水深则浑,心大则浊。

[奉天逍遥] 天道无情

未雨绸缪_陌:

        "你,究竟是谁?"
        腹部被正法的冰冷剑锋贯穿,有血流出,伤口的刺痛渐深。
        然而,区区皮肉之痛,又如何比得上心脏处,因那人这一句话而泛起的滔天巨浪。
        "......奉天,连你也......不信我?"
        眼前之人闻言,面上虽有些许动容,眸中警惕却是分毫不减。
        难以言语的冰冷包围了神毓逍遥,他轻轻颤抖着,不知是因伤口的疼痛还是因其他。
        "你......到底是什么人?"
        君奉天这样说。
        突兀的笑声响起,是神毓逍遥。破碎的笑声,回响在众人耳边,仿佛乐曲终章。人觉微拢了眉,心中似有些许不好的预感。
        君奉天看着这样反常的天迹,影影绰绰感觉到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
        "你......"
        刚要说什么,神毓逍遥突然止了笑声,抬眸,目光直直射入君奉天眼底,竟让他感觉一阵心悸。紫色的瞳孔中,已没有了自己的身影。
        "我答应了。"
        神毓逍遥突然轻声道。
        众人皆愣。
        "天迹,我答应了......"
        如五雷轰顶,君奉天心头一凛,还未有所动作,但见神毓逍遥站立之处,忽现白色圣光万丈冲天!
        众人皆被这昊光中蕴藏的庞大神力震开,君奉天首当其冲,连退数步,嘴边一道血痕淌下。
        "很好。"
        是神毓逍遥的声音,却又似乎有些许不同,声音中透出丝丝冰寒。
        角落里,地冥微微勾起了嘴角,仿佛看到什么可笑的东西,那张与神毓逍遥一模一样的面容上尽是玩味。
        圣光后,那双紫眸已被冰蓝浸染。
        目光过处,却是无悲无喜,亦无半点光彩。这样的神毓逍遥,看得君奉天不由有些悔了。
        不,这不是神毓逍遥。这是——真正的天迹。
        "终于......"
        听到天迹如是感慨,地冥缓缓从黑暗中走出,嘴边邪魅笑意不减:"这一场华丽的闹剧着实精彩,剧作家不枉此行。"
        "哈。"
        "天迹,无神论等你,很久了。"
        "哦?"
        听着两人间似意有所指的对话,众人皆不成言。
        "黄泉三千丈,剧作家恭候大驾。"地冥笑得越发诡异,微微眯眼,往后一步踏空,遁入黑洞消失不见。
        而天迹,缓缓转了身,轻蔑的目光扫过众人。
        "天道本无情。君奉天,本尊是不是该感谢你,斩断了他最后一分感情,让本尊得以再临人世。"
        留下这段话,天迹冷笑一声,手中醉逍遥轻拂,身形随即化云散去。
        君奉天沉默不语,在众人各异的目光中静立了半晌,突然吐出一口鲜血。
        "亚父!"
        玉离经冲上来扶住君奉天摇摇欲坠的身躯,却被轻轻推开了。
        师兄,抱歉。
        是我之过。
        是我对自己不够坚定,以至于,弄丢了你。
        我定会将你找回来。
        为此,不惜一切。

评论

热度(38)

  1. 浅水清尺规(未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