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水清

人心如水,水深则浑,心大则浊。

云海(上)【大漠苍鹰x天迹】

蝶梦千秋雪:

霹雳车以前其实不是车,只是一把纯粹的座椅,一把雕龙刻凤气势万千的椅子,神毓逍遥可以随时坐着它出去装逼。
不过天迹不大爱出门,所以这把椅子最大的功用还是神毓逍遥坐着发呆。
后来逆鳞之巅上,天与地轰轰烈烈打了一场,当事人双方差点成了半残,连带当见证人的人觉都吃了满嘴的土,事后一口沙子一口血的呸呸呸的吐。
这时候就看出天迹神棍的资质。
决战前夕,天迹跟大漠苍鹰说,阿鹰兄,你千万别来,你就在这云汉仙阁里看着天,等天不再风云变色了,你就来接我。
大漠苍鹰说,给你收尸吗。
天迹特别高兴,真是好朋友,天佑善人,我还有个收尸人,连人觉都没有。
大漠苍鹰恨恨的看着他,恨不得立刻办了这个满口疯话,还在自己怀里一拱一拱的人。
但,坐怀不乱,我们鹰兄就是这么有原则的人。
所以逆鳞之巅散场,是这么个情况:天迹是大漠苍鹰背回去的,地冥自己挥一挥衣袖不带一片云彩的走了,人觉,大概也是自己走回去的,反正大漠苍鹰完全忘了他的存在。
完了,以后非常君肯定不会给我带好料了。神毓逍遥趴在床上特别怨念,你们都不懂叉烧包的美好,非常君要是生气了,再也没人给我送吃的了。可他也不过抱怨几句,很快就又昏睡过去。
他伤的的太重了,只不过几句话,又是满身的冷汗。大漠苍鹰替他换去被浸湿的衣物时,只觉得触手肌肤冰凉的再无一丝热气,令人心下一片冰凉。
大漠苍鹰陪了他二十七日,每日一剂猛药。有时他看着天迹一片苍白颜色的面孔,觉得这人几乎是不会再次醒来,可有时也不过一转身的功夫,这人又会醒上极短的一段时间,然后气若游丝的喊着,鹰兄,我饿。
可神毓逍遥几乎吃不下去东西,无论是粥还是汤汤水水,到最后都会合着血水吐出来。然后人再度昏昏沉沉的睡去,不知何时再醒来。
这么令人心碎欲死的情景啊,大漠苍鹰内心却是波澜不惊的,他陪天迹一起熬着,他是神毓逍遥亲自选的收尸人,是生是死他都看着他。
天迹在生死间徘徊了二十七日,第二十八天,神毓逍遥渡过了死关,慢慢好了起来。
神毓逍遥重伤行走不便,于是那个气势万千的座椅就是这时候被改成了轮椅。
其实依照大漠苍鹰的性格,本来是要重新打造一个简易的轮椅,做的人舒服,推的人也轻巧。
可天迹不乐意,神毓逍遥说,不,你不能把我和我我的椅子分开,我们生死都在一起,我已经给它起了名字,就叫他霹雳车,咳咳咳咳咳咳。
大漠苍鹰看着他惨白的双唇间血红一片,心想,这是我的命啊。
后来大漠苍鹰推着重量等于三个天迹都不止的高档轮椅和椅子上悠哉悠哉气若游丝的天迹,内心里有一只小鹰在岩浆和冰海间穿梭不断。
大漠苍鹰在掐死神毓逍遥和妥协之间徘徊了三天,三天后,他目送天迹抱着他心爱的椅子进入了天宙之间,他化作苍鹰与那人对望,隔着苍茫云海,任由天堂之门关闭。

评论

热度(57)

  1. 浅水清蝶梦千秋雪 转载了此文字
  2. 我家阿雕兄回來啦ヽ( ´w` )蝶梦千秋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