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水清

人心如水,水深则浑,心大则浊。

往事记(番外)梦中见【神毓逍遥中心隐鹰迹】

蝶梦千秋雪:

神毓逍遥走在一条陌生的路上。
这条路上空无一人,只有路旁无数枯树与他做伴,枯树枝干扭曲着向漆黑的天空伸展,好似有不甘的厉鬼藏匿其间,挣扎着要逃离一般。
真是够无趣的地方,他在心里默默的抱怨,这种地方只适合地冥那种扭曲的审美吧。
真是鬼地方啊。前不见去处,后不见来路。好似他每走一步,身后的道路便消散在黑暗中一样。
可他又是这般的安心,纵使在这般诡异的所在,他却未感到丝毫不安与威胁。
闲庭信步的走下去,仿佛在自家云汉仙阁一般,他侧耳倾听,有河水淌淌流过的声音,那声音不近不远的,好似下一步便近在眼前,又好似永远无法到达一般。
可除了这河水流淌的声音,便再不闻其他声响了,听的久了,便感觉无聊起来。
唉唉,可惜没有人。神毓逍遥颇为遗憾的叹口气,他转头四顾,再次试图找到一位同行的人,可惜不过是无用功。
真是可惜啊,他朝路边扭曲的枯树比了个鬼脸儿,然后清清嗓子,开始欢快的哼起歌来。
开始不过是自娱自乐般小声的哼哼,到后来索性放开了嗓子,也不拘唱什么调子。想到哪里便唱到哪里,乡间小调,琵琶歌语,他随意的唱着,荒腔走板,音调也不知道跑到哪座大山里修仙儿,身旁枯树这时无风而动,那枝干扭曲的好似要断了去一般,偏他毫无察觉,心里雀跃的好似要飞上天一般。
停停停!再唱大声点,死人的棺材板都压不住啦。
突然清亮的声音传来。神毓逍遥近乎惊喜的朝路边看过去,便看到一颗长的不是那般丑的树上俏生生坐着一个粉色纱裙的女孩子,言笑晏晏的模样和记忆中毫无区别。
小玉!他欢喜的扑过去。女孩子嘟着嘴看着他。学着他惯有的样子朝他做了个鬼脸。
笨哥哥。我在这里看你好久啦。可你都没看见我。
是是是,是我的错,我这里向小玉姑娘赔礼道歉了。他装模作样的抱拳在树下向着小玉揖了一揖,可他心里高兴极了。好似他已经很久不曾见过小玉了一般。
一点都不诚心。玉箫扭过脸哼出声。
大哥,接住我啊。玉箫在树上笑着对他说。
于是他伸出手,玉箫就仿佛一朵粉色的玉兰花一般轻盈的落在他双臂之间。
嗯嗯嗯,身手不错。玉箫自他怀中跳下来,笑着捏他的脸。
那当然,我可是文武双全,智慧绝伦的仙门奇才,天迹神毓逍遥。
你羞不羞。玉箫掂起脚尖伸手去捏他鼻子。我听了都脸红啦。
小妹你还需要再修炼啦。连奉天都不会觉得羞啦。
去去去,你以为二师兄和你一样厚脸皮吗。女孩子不满的跺着脚,走啦走啦。
玉箫伸手拉住他的袖子。
去哪啊。他问到,可他其实毫不在意,他的小妹就在身侧,他们去哪里不可呢。
跟、我、走!他的小妹一字一顿的对着他说。相似的眼眸里满是笑意与坚持。
他看见玉箫抬起另一只手,手里举起一只素白的描着玉兰的灯笼。
他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哎呦我的大小姐,你拿着灯笼就敢跳下来让我接啊,不怕烧坏衣服吗。
玉箫一边拉着他走,一边扭头白他一眼。
你不是文武双全智慧绝伦的仙门奇才天迹神毓逍遥吗?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吗?难怪比不上二师兄。
他闻言便有几分急了。胡说,你忘了那次元宵节,你烧的就是你二师兄的衣服!
说到这里,兄妹俩都想起那个灯火通明的元宵节,仙门里一向仪表端庄的二弟子不仅胸前少了个窟窿,连头发都烧短了一截。
他笑他师弟狼狈,他师弟气的要揍他,旁边玉箫和离经笑弯了腰。
那样美好的元宵节啊,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在一起,就这一刻,好似不存在什么血河战役,不存在什么天下纷争,所有的美好都停留在这一刻。
那是他所能回忆到最美好的元宵节。
那是血河战役第十三年。
那是……他最后一个元宵节。
神毓逍遥逐渐停下脚步。
玉箫扭头看他,眼里满是疑问。
不对,他轻声说,小玉,这是回头路。人,是不走回头路的。
玉箫抿着唇看着他,那一刻眼中满是悲意。
下一刻,女孩儿却笑了起来。她眼中带泪,嘴角却噙着得意的笑容,晚啦,笨哥哥。
她哽咽着,却满含欣喜。笨哥哥啊,我们已经到了。
神毓逍遥霍然抬头,眼前是一条河,他们正站在废弃的渡头。他摇着头慢慢向后退去,小玉,我走了,你要怎么办。
玉箫侧着头瞧他,轻轻的跟他说,不要紧的,大哥。她轻声的说着,好似怕伤了他的心一般,很多年了,我自己也能过的很好。
可我是你的大哥,我要照顾你。
你还要帮我照顾二师兄,帮我照顾离经。
小玉……他哀求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妹妹,心痛的好似要碎了一般。
够了!玉箫突然怒视着他,你不是我的哥哥!她哑着嗓子轻轻的说。
神毓逍遥呆呆的望着她。
你不是我的哥哥!女孩突然厉声对他喊着。
我的哥哥是玉逍遥,行也逍遥,坐也逍遥的玉逍遥。
可你不是,你是天迹,你是神毓逍遥,神光毓逍遥的神毓逍遥!天下在你的肩头。你有什么资格来陪我!
小玉……他默然的看着哭泣的女孩。他闭目,而后突然笑起来。他指着河水对玉箫说,你看,不是我想留下,我走不了的。
玉箫也笑起来了,她走过来伸手摸着他满头的白发,真是笨哥哥啊,只要你想走,就一定可以离开的。
因为啊……你是文武双全智慧绝伦的仙门奇才——天迹神毓逍遥。
这是他最后听见玉箫所说的。他看见她的小妹决绝的向他撞来,之后,他们相距越来越远,他伸手,玉箫粉色是纱罗自他指尖划过,冰冷的河水汹涌的涌入他的口鼻,他眼前再度一片黑暗。
哗啦……
突然间,他被人再度扯了起来。他呛咳着爬在那人背上,弥漫着泪水河水的眼前模糊一片,只能隐约看见熟悉的棕色羽毛。
是你吗,他伸出冰冷的手去够那人的脸。
那人伸出更冰凉的手将他的指尖握在手心。
这里没有烧鸡,没有烤肉,也没有叉烧包,你来做什么。
他听见那人问他,语气一如既往的带着耐心和嫌弃。
烤肉,他还敢提烤肉!此刻神毓逍遥出奇的愤怒,他心口好似有一把火,这一刻终于铺天盖地向他席卷而来要将他的血液,他的骨髓都烧干了去。
他挣扎着要下去,可那人牢牢的把他背在背上,他们在河水中艰难跋涉着,每一步都有无数厉鬼冤魂拽扯着他们的衣角。他几乎感到自己要再被拖回湖底了,可背着他的人,仍不懈的艰难前进着。
你骗我,他朝那个人大喊着,你说过要回来的!分不清是湖水冰冷,还是气极,他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你怎敢这样骗我!
我要杀了他!
我要杀了地冥!
我一定要杀了他!
你怎敢对我失约!
他语无伦次的崩溃的朝那人大喊着。他气极了,一口咬在那人脖颈间,鲜血充斥着他的口腔,那血腥的气味刺激的他几欲发狂。
背着他的人默然不语。只任他自歇斯底里到小声呢喃。
他们相依偎着走过黄泉。
冰冷的鬼气,阴气几乎令他们寸步难行。
我失约了,良久他听见那个人说,声音温柔又满是难过。
可你要好好的。
他好似预感到什么,仓惶抬起头,可下一瞬,他被人抛了出去,有光亮冲破阴郁的黑暗,他在刺目的白光中,看见那人含笑看着他,颈间鲜红一片。
鹰兄……
他惊叫着睁开眼,想动却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你终于醒了。
他听见熟悉的沙哑的声音。
他微微侧过头,便看见奉天疲惫的面容。他朝师弟笑起来,笑得轻松又自在。
没办法,我人见人厌,鬼见鬼嫌,便被扔回来了。

评论

热度(31)

  1. 浅水清蝶梦千秋雪 转载了此文字